乐在其中
乐在其中 - 点点滴滴

600元,买走了我的爱情[转载]

我和楠楠是在学校一次演讲会上认识的

那天我去得很晚,就随便找了个位置,刚想坐下,一个女声传过来:“对不起,这是我替朋友留的。”我往旁边一看,一个稚气十足的小女生,正睁着一双 大眼睛静静地看着我。我一屁股坐下,不好气地说:“那也得等你朋友来了再说!”她不再说话。那天晚上,一直到晚会结束,她的朋友也没出现。而我和她却成了 朋友。

她叫楠楠,来自云南,是舞蹈系刚进来的新生。舞蹈系的女生身材都很好,是校园里靓丽的一道风景,特别是那些穿着露后背或露脐的女生,更是惹得一些 男生眼睛放光。而楠楠却很特别,她喜欢穿单色的连衣裙,个性也不张扬,除了上课练功,她平时都扎着马尾松,清纯得像个邻家小妹。这也是我后来对她紧追不放 的原因。

两个月后,楠楠成了我的女友。说实在的,我个人形象不差,又是校文学社的骨干,除了花钱紧点,我觉得没什么不让我自信的。

可是,这也是惟一让我对这份感情惴惴不安的原因,那时,楠楠班里就有几位女生,找了有钱的男友,车接车送,不知有多风光。有的女生还大言不惭地 说,甘愿做有钱人的二奶,也不做穷男人的怨妇。为此,我还问过楠楠,楠楠当时搂着我的脖子,语气坚定地说:“你真是傻子,不管别人怎么看,我觉得感情才是 第一位的,只要你爱我,这就足够了!”

她说,谁能说你以后就买不起宝马啊

有一天傍晚,我约她出来散步,走在南海大道上,宽阔的马路两边,一家挨一家的汽车销售公司,大幅的汽车广告牌,让我感触不已。

我将楠楠的手紧紧攥在手心里。我说:“这个世界有钱人太多了,诱惑也太多,而你偏偏爱上我这个穷学生,不知何时,我才能买得起这些名车,带你出去 兜风?”楠楠歪着脑袋,看着我说:“你有这个理想我就满足了。我们现在都还是学生,只要你有上进心,谁能说你以后就买不起宝马啊!”那一刻,看着她那灿烂 的笑容,我不禁将她紧紧拥进怀里。

半年后,我带着楠楠回到了江苏老家,见了我的爸妈。楠楠的单纯朴实,让爸妈满心欢喜。临走前一天晚上,妈妈塞给我一张银联卡,对我说:“这些钱, 是我和你爸攒下的,准备给你以后结婚用的,现在看来,你和楠楠以后都准备留在海南,海南房价也不贵,先买套房子,有个住的地方再说。”

回到海南后,我用卡上的8万多元钱在海府路买了一套60多平米的房子。我和楠楠从学校搬了出来,住在了一起。那段时间,我很是满足。毕竟,我成了校园里的有房一族,对感情我又拥有了一点自信的资本,楠楠也可以在同学面前挣回些面子。

毕业后,我在海口一家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,楠楠课余也开始推销保险业务,虽然收入不稳定,但每月除去开销,我们也可以存上1000元钱。我开始憧 憬着我和楠楠的未来,也许,再过几年,我就可以带着楠楠走进南海大道某汽车公司,大摇大摆地开走一辆小车。那时候,楠楠该会笑得多甜。

她说,我不想永远只做灰姑娘

去年5月,楠楠面临毕业,因为专业问题,找工作成了一件很伤脑筋的事情。后来,总算在一家房产公司找到了一份销售工作。工资不高,待遇也不是很理想。楠楠业余继续做着保险,但她的情绪却有了很大的变化,时常在我面前叹气。

有一天晚上,楠楠的一位同学约她去玩,说是有个朋友聚会,可以帮助她推销下保险。那天楠楠的兴致很高,临出发前,换了好几套衣服。说不清楚为什 么,我当时心里只觉得空落落的,但又不好阻拦。她回来的时候,已是第二天中午。她解释说,昨天聚会太晚,就随同学去学校住了一宿。

我没说什么,转身进了厨房,准备午饭。楠楠跟了进来,说让她来吧。她刚把手伸进洗菜盆里,她的手机就响了。她说,一定是妈妈打来的,我昨天说好给 家里去电话的。我将电话放在她的耳边,她喂了一声后,那么近的距离,我清晰地听见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:“是楠楠吧。”“你是……”“我是阿俊,黑色旋风 啊,昨天酒店和你见面的那个……我趁你熟睡的时候,记下了你的手机号码。想给你一个惊喜!”楠楠拿着一根菜叶的手水淋淋地停在半空,“喂,怎么不说话 啊……喂……”一阵令人窒息的沉默后,对方似乎意识到什么,挂了电话。

我一甩手将手机扔进了洗菜盆里,水溅了她一脸。她低着头,脸上毫无表情。

后来,她说了实话。其实,她那晚一整夜都是和那个叫黑色旋风的男人在一起,她和他是在网上认识的。

我胸口一阵疼痛,几乎要吐出血来,尽管我努力想平息自己,可我点烟的手却在不住地颤抖:“你说,你现在怎么打算?”

“我们分手吧。”楠楠哭了起来。“我已经这样了,还有什么说的。”

“我想知道为什么?究竟为什么?”

“这还用问吗?我觉得自己好辛苦。我也是个女人,我不想永远只做灰姑娘,我也想做公主!而我在你身上看不到希望,他开的那辆银色本田车,也许再过20年你也买不起!”

我真不相信这是我爱的那个清纯可人的女生。我疯了般质问她:“可你当初为什么还要说不在乎钱,只在乎感情?!”

她不再说什么,开始收拾她的行李。

爱情,有时廉价得只值600元

楠楠走了。

我突然觉得在过去的3年多时间里,我一直在做着梦,一个和爱情理想有关的梦,而现在梦醒了。当我发现,现实如此逼真残酷时,即使想回到梦里去,也难回去了。

在酒吧里虚度了一段光阴后,我决定振作起来。我知道自己还无法忘记楠楠,可她在哪里?她现在一定拥有了她自己想要的生活,坐在别的男人的车里,尽 情享受有钱人轻松浪漫的生活,她再也不用回到我这60多平的小屋给我炒菜做饭,整天顶着大太阳,到处磨破嘴皮般地卖房子、卖保险?

几个月后,我去金盘给客户送货,路上碰到了楠楠以前的一个舍友。她告诉我,楠楠回了云南。我大吃一惊,她用很夸张的表情告诉我:“你不知道吗?她 被一个网友骗了。”我说,“怎么可能?那个男人不是很有钱,还开着本田车吗?”“什么啊,那是他耍的把戏,车是从自驾公司租的……后来,那个穷男人死缠着 楠楠,楠楠为了躲开他,就回了老家。”

我愣在那足有十分钟,也没缓过神来,根本不敢相信这种电视里才有的镜头,竟会发生在我身边,而且是在楠楠身上。

回公司的路上,我四处向人打听海口自驾公司的地址。终于在金贸区找到一家汽车自驾公司。我按捺不住内心的翻腾,走了进去。服务小姐很热情地给我介绍着她们的服务,并且递给我一辆报价单,我的目光停留在其中一行黑色的字体上:本田600元/天。

我真想放声大笑,楠楠不是说:他开的那辆银色本田,也许再过20年我也买不起吗。而走出自驾公司的那一刻,我的眼眶里却噙满了泪水,涌上心头的是不尽的酸楚。

那个男人只花了600元、一个晚上,就抢走了我深爱了4年的女孩。原来一场所谓的爱情,有时也不过廉价得只值600元而已。

2007-08-07
暂无评论

发表评论

要发表评论,您必须先登录